湖北人在囧途:返京购票迟迟没通知 打50个电话无果


3月26日,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,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,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,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,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。市卫健委今早(30日)通报:3月29日0—24时,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,报告6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#上海战疫##上海加油#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,准备办理登机手续,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,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,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,我想:终于,我不是异类了。

这种情况下,身边一个人的咳嗽,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爸爸连续几天到酒店外看徐蔓宁

隔离14天:此心安处是吾乡

病例5为中国新疆籍,在英国留学,3月25日自英国出发,经马来西亚转机后于3月2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因有症状,入关后即被送至指定医疗机构留观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、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

托运行李排队时,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叫我们扫描,在微信小程序里填写出境信息申报。